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心在跳舞

等待·起飞

 
 
 

日志

 
 

巴比克龍貓  

2010-12-05 20:25:03|  分类: 寒冰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俐不知怎麼的,好多菜都沒有吃,包括那些多的塞不下的甜布丁。研松管家實在受不住桌子上那些亂七八糟的碟子和潔白桌布上的糖汁,她不知從哪裡摸索出一支魔杖,她揮舞著魔杖,輕輕點了一下桌子。餐桌上的碟子、碗筷、刀叉開始自己活動起來,一個個盤子疊在一起,刀叉也變得整潔了不少。研松管家還拿起魔杖對著伶俐的嘴巴揮了一下。一張小紙巾神奇地出現了,它擦了擦伶俐嘴角的湯汁,然后消失了。

       這時,一隻黑色的貓從佈滿星星的空中一躍而下,它穿過了夏海山莊的落地玻璃窗。大家清晰地見到,它嘴裡叼著一個大包裹,它看起來很累了。

       瓔美說:“青葉姐姐,這就是我們巫師界的郵遞員,魔貓。但是,它們和我們學習用品單上的貓不一樣。起碼魔貓會說話。不過,這隻好像不是魔貓啊。”

       優櫻嘗試和它說話:“你好啊。魔貓!”

      魔貓狠狠地瞪了優櫻一眼,那犀利的眼神把優櫻嚇了一跳。

      研松管家接過魔貓嘴裏面的包裹,說:“海蒂教授,好久不見啊。真對不起,這些孩子把你當成魔貓了。”

      魔貓說:“研松大人。”

     研松管家嘖嘖嘴說:“還叫我大人?你可不會是變成魔貓了吧?”

     魔貓低下頭,說:“唉,都怪遊樂園裏面的遊戲商店,我買了一瓶鮮花藥劑,沒想到那個鮮花藥劑要配合嫩草藥劑要服用,我就變成了魔貓了。”

    研松管家皺起眉頭,說:“你不會變形術嗎,魔貓?”

    魔貓說:“叫我海蒂教授!”

    海蒂轉過頭來,說:“研松,你幫我變回去。我魔杖落在酒店了,那個禿頂的管理員不讓我進去!”

    研松管家揮了揮手裡的魔杖。魔貓馬上變成了一個胖墩墩的紅髮女巫,她鼻樑上的眼鏡很大,顯得她的表情很驚訝。海蒂教授在轉身的時候看到了青葉,以及青葉手上的傷疤。海蒂教授長大嘴巴,把眼睛瞪得老大,嘴裏面吐出幾個字:“研松——那該不是——田户——樱子吧?!”研松管家皺起眉頭說:“海蒂教授,您現在才看出來啊?”

          “海蒂教授?您也是古墓学院的教授吗?”彩美說。

       “你這個麻菜閉嘴!”海蒂說了一句很傷害人心的話。

        優櫻和青葉猛的站了起來,說:“海蒂教授!”

         這句話有很大的轟動:伶俐手裡的藍莓蛋撻掉在褲子上了;瓔美的手肘碰到黃油盤子了;櫻子的眼睛在不斷的轉動著;研松管家則倒吸一口冷氣;彩美把奶昔碰倒在海蒂教授的裙子上了。

        海蒂沒有道歉,她把話題轉到了她帶來的包裹上。彩美離開了。青葉和優櫻也離開了。

        海蒂說:“幸虧我不用教她們,我被古墓炒了!研松。”研松說:“意料之中,你居然在禮堂大聲地告訴你的學生,校長是麻菜!”海蒂搖搖頭,說:“沒什麼,我現在在《黑girl反調》裏面當記者。”

        海蒂拿過包裹,說:“幾位小姐的錄取通知書。”海蒂拿起一塊三文治,說:“我該走了。再見研松,再見小姐們。”海蒂教授嗖地一下消失了。

             伶俐端起一個金邊盤子,她拿著鉗子,夾了布丁、牛肉條、炸雞翅和沙拉放在盤子上,拿了刀叉,捧著一杯柳橙汁便咚咚咚地跑到房間里。

      櫻子說:“我不吃了,研松管家。晚安!”櫻子放下刀叉,捋了捋裙子便回到房間裏面。瓔美說:“研松管家,我先去看看伶俐。你慢慢吃吧。”研松管家目送瓔美回到房間。研松管家風趣地冒出一句話:“唉!我也想當小姐,給人家服侍呢。你們不吃,我吃!”研松管家把一塊牛肉塞到嘴巴里。

      青葉和優櫻坐在木地板的大粉色地毯上面,透過陽臺的落地窗,可以看到遊樂園和夏海的獨特海景。淡淡的海風味道卷來,感覺很清爽。彩美坐在凳子上,在發呆。

      青葉主動和彩美說話:“彩美,你沒事吧?她們平時不是這樣的,只是今天不知道爲什麽會變得這樣古怪而已。你可不要記在心上啊。”

      優櫻說:“彩美,今天你沒怎麼吃到東西,我去拿點吃的上來吧。”彩美搖搖頭。

      這時,門打開了,櫻子進來了,她拍了拍彩美的肩膀,說:“彩美,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還是這裡你住得不舒服?”彩美淺淺一笑說:“沒事。只是剛才海蒂教授……”櫻子打斷了彩美的話,說:“你可不要往心裡放,海蒂就是這樣的人,所以她才會被古墓校長開除了。”

彩美說:“沒事,你們不用擔心。都已經很晚了,你們快去休息吧。”櫻子眨眨眼,說:“那好吧。你們快休息,我先去看看伶俐,怎麼她沒吃到東西就回房間了呢?”櫻子離開了。彩美坐在床上說:“好舒服的床啊。不過,我感覺有點餓。”優櫻說:“好啦!我去拿點東西上來吃。”青葉整個人倒在床上,窗邊的一個繡花枕頭掉下了床(青葉才不去撿呢。)

      瓔美噗咚一聲跳到了彩美床前,這可把彩美嚇了個半死。瓔美瞪大眼睛說:“你們有沒有感覺到,好像有一件龐然大物要來臨啊?”青葉指了指門口,說:“你說的是她麼?”瓔美點點頭,說:“很可能啊。”彩美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瓔美轉過頭:“切!我以為你們說的是巴比克龍貓呢。”優櫻傻傻地眨了眨眼睛,神情十分疑惑。她手裡捧著一個大盤子,裏面裝著果醬布丁、典藏巧克力蛋糕和三杯冰鎮檸檬汁。瓔美撇了撇嘴巴,說:“又是我敏感過度了。我先走了。”瓔美離開房間。彩美依然驚魂未定,她不斷地拍著胸口。青葉更加搞不懂瓔美在幹什麼,說:“真搞不懂她們這一家人,都是奇怪的。”優櫻把盤子放在靠陽臺的桌子上,說:“不管了,先吃吃吧。”彩美說:“研松管家沒有吃完嗎?怎麼還剩下那麼多?”優櫻說:“什麽嘛。研松管家說她只是吃了兩口,伶俐就跑下來,叫僕人把剩下的全部搬到客廳,伶俐邊看電視邊吃。”彩美撲哧笑了出來。

 青葉拿起甜奶餡餅說:“唉,好久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了。有錢人家就是不一樣啊,整天能吃這些貴價的東西。”彩美說:“其實,你們有沒有感覺到,窗外……”

“媽呀!幹嘛了?”青葉大叫了一聲。

  伴隨著一聲巨響,窗外一片藍色的濃煙。青葉三人連忙躲到床邊,青葉手裡還拿著一個叉子。濃煙散去后,一只巨大的不明生物體出現在陽臺上。那個龐然大物手裡拿著一把傘,很大隻,非常非常的大。但是,它眼裏面閃爍著藍色的光芒,看起來很憨厚。

 彩美拉了拉優櫻的手肘說:“那個,那個就是巴比克龍貓啊!”優櫻說:“是么?龍貓?讓我想想看,哪裡有呢?”青葉說:“不用想啦。宮崎駿的《龍貓》,就是那個。”彩美說:“青葉,什么是宮崎駿……”彩美還沒說完,那只龍貓就拉開了陽臺的落地窗。一步一步地靠近青葉她們。龍貓每走一步,青葉就感到一股和冰涼的感覺。龍貓向青葉鞠了一個躬,並且將藏在肚子前面的一個木盒子遞給青葉。不知爲什麽,一股神奇地力量促使青葉接過那個木盒子。青葉帶著心裡的那隻“兔子”,打開的木盒子。一道藍色的光閃過青葉的眼前。裏面是一條藍寶石項鏈,閃爍著藍色與銀色相應的光芒。青葉正想伸手去拿出那條藍寶石項鏈。可就在這時,木盒子消失了,龍貓也隨著藍色濃煙消失了。

 一切都很突然。

青葉突然感覺她手上的傷疤很痛,感覺很冰冷。心就像死了一樣。青葉暈倒在床上……

第二日清早。

“哎喲!青葉你醒醒!”優櫻叫醒了青葉。青葉剛一睜開眼睛,感覺急火攻心。“啊!”青葉吐了一口血。優櫻忙拉住青葉說:“啊!青葉你怎麼了?”青葉抬起頭,說:“沒什麼。你們怎麼在這裡?那隻巴比克龍貓呢?”優櫻說:“什麽龍貓啊?”“瓔美昨天晚上說的那個啊,巴比克龍貓。”“沒有啊。瓔美昨天晚上沒來找我們啊。”青葉說:“你不記得了?昨天晚上我們不是在吃東西的時候見到了一隻很大的東西嗎?”“青葉,我們昨晚吃了東西之後就睡覺啦,哪有什麽巴比克龍貓的。你一定是做夢了。”優櫻把青葉拉出床,說:“快去梳洗一下,今天我們要去巫師博物館,去購買學習的東西呢。”優櫻急匆匆地跑下樓。

 青葉望著窗外,似乎有什麽東西牽絆著她一樣……

巴比克龍貓 - 宫田青叶 - 雪の云恋
巴比克龍貓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